Halsen

Benedict Cumberbatch.
.

Somnambulism 梦游症

2.1http://wotmos.lofter.com/post/1d23327b_9da5b1f

大写ooc

Part 2.2

Q在与James Bond同居的第三个晚上既惊奇又尴尬地发现自己抽泣着在Bond怀里醒来。

“What the …”他赶紧离开Bond的怀抱,Bond迅速松开手举在空中,表示他真的什么都没干。

“我听见你在尖叫和哭泣。”Bond指出。

“哦该死……”Q伸出双手胡乱抹掉脸上的眼泪。

-------

Bond一向浅眠,所以在凌晨的时候他听到从Q的房间里传来的声音,他起了床,轻手轻脚地打开Q的房门,看见Q在床上不安份地动着,听到隐忍的抽泣声。

“Q?”他轻轻地叫,床上的人没有反应。

Bond走近Q的床铺,Q把脑袋缩在被子里,露出一头乱糟糟的卷毛,他的手却露在外面,紧紧揪着被子。“Q你怎么了?”Bond又问了一遍,Q并没有反应,双腿踹着被单,好像马上要跳起来。

Bond慢慢坐到Q的床上,掀开被子一角,把Q的头露出来——这样他呼吸会方便点——不过出乎他意料的,Q似乎真的在哭,不是悲伤,是一种焦急和害怕?

Bond轻轻拉着Q的手,将被子从Q的拳头里解放出来——青年的手掌比他想像的更修长——不过其中沾上了汗水。

Q忽然紧紧抓住了Bond的手,好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。“Q,醒醒。没事。”Bond伸出另一只手,抱住了Q,拍着他的背,而Q终于醒过来了。

然后就发生了最上面的场景Σ( ̄。 ̄ノ)ノ

---------

“你不该进我房间的!”Q尴尬地叫了一句。

“可你的房门没锁,而且你没有找我签订有着「不准进对方房间」条约的室友守则------所以我想作为一个英国绅士,对让自己借住的室友兼同事表现出一些友好的关心是应该的。”Bond则一脸淡定地回应,并且成功地把Q逼得无话可说。

“卧槽——?”Q瞪着Bond,又颓废地倒在了床上,不过他看上去已经从噩梦中完全脱离。

Bond默默不语,他在考虑这时候问Q关于他梦的内容是否合乎礼仪。

“这不公平——”Bond思考的时候,Q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打断了他,“你现在手上有我的把柄了,没错,我还会像一个看了恐怖片的青春期少女一样做噩梦。”

“嗯哼?所以?”Bond有些好笑地看Q,他觉得刚刚的问题还是不要问为妙。

“我睡不着。所以,我要你唱催眠曲给我。”Q理直气壮地面对Bond说,“然后我们就可以打平了——毕竟没什么人能亲耳听见MI6王牌特工唱那些无比「可爱」的催眠曲是吧?”他沾沾自喜,眼角眉梢都沾上了狡黠的笑意。

这时的月亮很明亮,像一层薄薄的鹅黄色丝绒从Q的窗帘缝里洒过进来,照在他俊秀却依然存着那么一点青涩与稚气的脸上,Bond坐在黑色窗帘带来的一片阴影中看着他,出乎意料地直接答应了。

“哈,让我看下时间——如果你成功催眠我的话我还可以睡大概三个钟头——那么真是辛苦你了007!如果我真睡着了说不定我心情一好会给你升级装备!”Q背对趴上床头柜看了下手机,然后好像幼稚园的孩子一样躺好,甚至故意做作地给自己掖了掖被角,绿色的漂亮眸子亮晶晶的,盯着Bond。

“那你需要睡前牛奶吗?”Bond有些好笑地问他,Q撇撇嘴拉长腔调,看起来很嫌弃的样子:“你以为我三岁吗——?还要喝牛奶?”

“在我看来那和奶昔也没有太大差别——还有难怪你比我矮……礼貌点儿我是不是该说「没我高」?”Bond发现逗他的军需官简直是目前他人生中第二有趣的事,顺带一提,第一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想好,第三是他坚信他总会看到M的发际线彻底光荣退休那一天。

“这个月你的装备我都会配给009的!”现在Q抱着被子对Bond怒目而视。

“Oh misty eye of the mountain below--Keep careful ……”Bond没回答Q的话,只是唱了起来。

是The Hobbit 2的片尾曲,叫I See Fire,Q很惊讶Bond还会对这种电影或歌曲有兴趣,Q记起来自己是在十来岁时看了原著,大概前两年电影上映的时候——那时他还在享受美好的大学时光——去看了一次,散场时这首带着浓浓历史兴衰意味的歌曲倒是给他一个很深的印象。

Bond的声音低沉有力,带着一丝沧桑与孤寂,他巧妙地在唱高音时降了一个调,听起来和原唱差别很大但也不失韵味。一句句歌词像那古老的歌谣般被吟唱,平静而令他心安。

“I see fire burn on and on the mountain side--”Bond 唱完的时候,听见了Q发出均匀的呼吸声,已然睡着了。

他轻轻地起来,走出房门,并将它关起。

Alan还醒着,它踱着标准的猫步走到Bond面前,歪过头来看他,还打了个哈欠。“Shuuuu——他睡着了。”Bond用口型对Alan说,完了他才反应过来,猫也不一定看得懂啊。

于是他自顾自摇摇头,帮Q把Alan抱回猫窝,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「一定是这种平静的生活让我不习惯」Bond在入睡前如是想。

------

第二天早上Bond并没有接到任何任务,于是他准备享受他那厚厚一沓带薪年假条中的一条。不过他也就在八点多一些起床了,打开房门,除了Alan 和Turing在边玩边吃剩下的四分之一盆猫粮,屋子里没有任何动静,Bond往Q的房间张望了一眼,门开着,Q那床白色灰条纹的被子整整齐齐地铺平在床上——说起来那天他和Q一起去买的被子是灰色白条的,倒是颇有一种情侣系的感觉——他又瞥了一眼餐桌,意外发现一张字条。

『为了报答你昨天唱的歌,我给你做了三明治,如果你需要的话,在冰箱最上层。 ;)』

字条后面加了一个古老的挤眼笑的符号表情,Bond能想像到Q在做完三明治后写字条时微笑的可爱表情,于是他晃晃脑袋,把手撑在下巴上,用手指稍稍遮住嘴唇,扯出一个小小的微笑。

______

I see fire一直是我心头肉啊!(づ ●─● )づ其实本来想写soft Kitty的哈哈哈哈哈哈哈

评论 ( 8 )
热度 ( 23 )

© Halse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