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sen

Benedict Cumberbatch.
.

#搬旧戏

#群梗
#Daydream
#礼貌是一种高尚的轻视
#原著

上午八点十分。

右手握住门把手,冰凉坚实的金属让我感到很清醒,即使这是一个该死的周末,衬衣的扣子被扣到最上一粒,深色领带服帖的贴在自己的胸前。施加力量打开门,面前几架摄像机的闪光灯已经开始工作了,随之而来的还有几个被架高的话筒和记者们的尖叫。

我和莫蒂玛商量过,现在当然是发表一次“贴近民众的演讲”的最好时期,因为大多数带了脑子的公务员已经在这条上班路上了,而警察也早就把街边的醉鬼撵走。

显然面前的市民人数还没有到我预期的效果,用一个比对着科林格里奇时再真诚那么一点儿的微笑面对他们,目光逐渐扫视阶梯下人,看着他们都被此处的热闹场景吸引聚集于此,才缓缓开口,低沉声音并不很响亮却足以被所有话筒捕捉,带着笑意让自己看上去更加“亲民”。

“女士们,先生们,作为党鞭长 我希望你们聚集于此,是对即将到来的政府立法项目感兴趣,但我怀疑你们来此另有目的。”加重了玩笑里的讽刺语调,下面的记者被我逗笑了,我看到他们拿着笔,飞速的在本子上记了些什么,接着,人群渐渐的安静下来,挺直腰杆,我知道他们在等待我发言。

举起手中的《每日纪事报》,其实这报纸在十分钟之前才刚刚被送到我的桌上,我甚至只是匆匆瞥了一眼标题,但兰德里斯早就告诉我报纸的内容了,我还记得他昨天电话里的那声大笑,还有冲下马桶的水声。

垂下眼让自己看起来谦卑恭谨,看吧,作为一个政治家你不得不对你的上司卑躬屈膝,还得给民众做牛做马,当然,这也可能只是表面功夫。

举高报纸好让摄像机清楚地拍到那个标题——塞缪尔渐走下坡路,早先优势荡然无存——兰德里斯改了民意调查的结果,而且下来,源源不断的公众舆论是最可怕的,我们的泰迪即使想挽救他的小跟屁虫也终将会于事无补,我想塞缪尔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口诛笔伐,可能比科里格林奇所面对的要更加恐怖。

简短的表明了自己对每日记事报上所发表的文章的惊讶,面孔上所演绎出来的虚情假意在民众看来,却是一个位高权重的政界元老对民众的尊重和信任。

清了清嗓子,留下了五秒钟的沉默,他们的注意力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我集中起来。

“大体上来说,我的观点依旧没有改变。但这次报纸上的见解,着实需要让我仔细考虑一下。我不能在此仓促的做出任何决定,这件事也需要我妻子的意见参与,我想我会尊重她的决定。”

“希望大家能够包容我的踌躇和不安。”

“我会将结果在明天共之与众的。很抱歉我简短的说明耽误了大家的时间。谢谢大家!”微微倾身向人群致意,对着大声尖叫的记者们再次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,在门口停留了几秒,让摄像机能拍到最后几张图片。

在一片闪光灯之中,我退步进了房子。记者们意犹未尽的离去,人群渐渐散开,直至消失在街角,在房屋中。

关紧大门,喉咙里发出抑制不住的大笑。自己所假扮的谦卑乖顺,真是让人信服。莫蒂玛早就去了美国,这里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长谈,讨论,或者之类的东西。

如果这是一场战争,那我大概已经胜券在握了。周一回唐宁街的时候,我大概仍然会对塞缪尔微笑。

礼貌只是更高尚的一种轻视而已。显然这里的水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来说太深了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Halsen | Powered by LOFTER